华语乐坛,你还有公信力吗?

在华语唱片圈,陈泽杉是一个异数。手握最大牌艺人资源,这些年,他只要跳槽,就会引来唱片老板们的忧虑,因为那些熠熠生辉的巨星们个个都甘心随之起舞,说他才是真正娱乐圈操盘手毫不为过,但他又好像是一个“阴谋家”,常常不惜以各种非常规手段为艺人争取最大权益,即使被口诛笔伐也无所畏惧。这样一个充满争议的权力人物,却也愿意放下身段在《康熙来了》里现身说法,讲述他被扔进垃圾桶的囧人往事。如今,陈泽杉再度走马上任,以华纳音乐大中华区总裁的身份,来大陆开辟新的疆土,与光线合作《音乐梦想学院》,这一回,他更像一个“音乐教父”,毫不掩饰他的野心跟谋略:我就是要做华语市场的第一炮,在大陆打造出亚洲的天王巨星。

  关键词:天后宫

  我跟孙燕姿十年来没吃过5次饭

  在陈泽杉的职业生涯里,辉煌战绩不胜枚举,这当中,当属他打造出两次“天后宫”局面最为人熟知。2005年,伴随萧亚轩的加盟,华纳音乐一举拥有了那英郑秀文、孙燕姿、张惠妹以及萧亚轩五大王牌,正式开辟天后宫。此后,陈泽杉跳槽EMI,大牌艺人闻风而动,蔡依林、孙燕姿、张惠妹连接加盟,陈泽杉一时风头无两,成为唱片老板们艳羡的“武林盟主”,几乎有着“号令天下,莫敢不从”的气势。

  南都娱乐:为什么这些大牌歌手如此信任你,每一次你跳槽,她们都跟着你走?

  陈泽杉:因为我帮他们所做的事情是成功的事情,而不是靠私交。我觉得,私交,只能有一两次,但是,当你做出一个判断或决定的时候,能帮助他们成功,这才是我的专业,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。比如说,蔡依林,做《舞娘》那张专辑,我说,你要开始学体操,因为很多人都觉得你像滨崎步,要跟日本区别开来,就要去做另一个她们不会的东西,就比她们更天后了,那她就很听话,就成功,从《舞娘》开始,把她推向整个亚洲成为巨星,这是一个很大的转折。又比如说,孙燕姿,我帮她做十张专辑,每次我们吵架,就为了一首歌或者一件事情,但最后,呈现出来给观众的时候,是成功的。那她就会自然地去相信。

  南都娱乐:你把工作跟私交能分得很清楚?

  陈泽杉:我跟艺人的关系,用一句话形容,是“最熟悉的陌生人”,孙燕姿,蔡依林,或张惠妹,或梁咏琪,你没有办法想象我跟她们的距离是非常远的,大部分的人就觉得,我每天跟她们熟在一起,但这只是在我的世界里非常熟,感觉就是我像在和她谈恋爱,要这么熟,因为我必须爱上她,我才能够把她的优点,完全地,无限放大,但在生活里,又很有距离,像我和孙燕姿,有十年的合作,私下我大概只和她吃过应该还不到5次饭。

  南都娱乐:但“天后宫”里总会有亲疏远近,资源上的分配不同不会引起艺人抱怨吗?

  陈泽杉:确实有的时候会,我同时签三个天后的时候,我是很辛苦的,孙燕姿、蔡依林、张惠妹,我签的时候觉得她们都不同类型的,但是在某些部分,可能还是有点矛盾。当然,很现实的环境就是,一个艺人,当她帮公司赚很多钱的时候,相对投资就会增大,常常我在网络上面看到,说这个天后发片,那个天后发片,投入不一样,大家就觉得我不公平,然后把我骂一顿,我已经没有感觉了,因为我总不能告诉这些小孩说,没有办法,因为你所崇拜的这个巨星,她的唱片没有卖得这么好,这就是一个商业社会,我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,我所能做的只是在相对有限的资源当中把1000万资源变成2000万,但有些艺人,本身就有3000万的预算,因为她唱片就是卖这么好,她就是拥有这么多的sponsor。

  南都娱乐:这些年你签下的艺人从来不是靠钱砸回来的?

  陈泽杉:老实说,在签约金上面,我都不是竞争者中最多的,有可能甚至是竞争中最少的。一个真正成熟的艺人会知道,钱,赚就有了,他要争取的是一个好的idea。

  像我跟梁咏琪谈的时候,我花了半个小时告诉她接下来三张专辑要怎么做,第一张是《短发》,所有的女孩都留长头发,我说梁咏琪,你短发一定很漂亮,而且这会是你的爱情观,你是干脆的女生,你不可以有任何柔弱的感觉,你对爱情就必须要像剪短发一样,一刀两断,不会后悔。第二张专辑《洗脸》,她洗完脸可能就忘记烦恼,第三张专辑,在爱情当中,她像个胆小鬼一样,我在第一张专辑的时候就把三张专辑讲完了。她听完后,受宠若惊。

  像萧敬腾,很多唱片公司都在抢他,但我跟他说,我不会把你做成星光选秀出来的萧敬腾,我要把你做成一个非常有音乐性的萧敬腾,但可能你就要忍受一两张的寂寞。最后,这么多唱片公司,他就选我了。

  南都娱乐:你有没有错失过人才?

  陈泽杉:当然有,譬如苏打绿。其实当初他们经纪人来找我的时候,因为我手上有F.I.R,正大红,我听苏打绿,没听懂,我不知道这是男生唱的还是女生唱的,经纪人解释说是个男孩,结果当时我就看走眼了,我觉得市场应该没有这样一个氛围,没想到他们最后这样成功,甚至连我也变他们的歌迷。

  南都娱乐:那你有没有不想合作的艺人?

  陈泽杉:我不跟麻烦的艺人合作,第一他固执,第二,他不是天才型,而他认为自己是天才型,第三,就是他们的人格、品德不好,第四,他不懂感恩,第五,没办法跟别人相处,这五种艺人我都不会合作。但其实现在这五种艺人很多。

  关键词:买榜事件

  我佩服周杰伦的勇气

  陈泽杉的百度词条里,有一个专门的列表,是说他近些年的“丑闻”,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2007年,周杰伦炮轰陈泽杉为蔡依林买榜,陈泽杉因此成为娱乐头条,避世数月。在他的劣迹里,还包括策划孙燕姿“埃及遭劫”事件,雪藏萧亚轩等等。很难有一个幕后人物像他这样被如此异化。他承认自己曾参与唱片市场的“恶性循环”,但他又始终强调,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“保护我的艺人”。

  南都娱乐:听说周杰伦炮轰你买榜之后,你抑郁了很久?

  陈泽杉:是,周杰伦这件事对我打击大到你们没法想象。我的家人住在乡下,他们的街坊都去问,到底你们的小孩为什么被讲成这样,我妈妈突然就得了很严重的胃溃疡,进院,开刀,我父亲的身体也不是很好,这对我打击太大了,我当时是要做最残忍的决定,就是我辞职不干了,我不做了,其实我是想放弃这个行业的。我在那几个月,必须有心理医生,我觉得自己得了抑郁症。

  南都娱乐:对周杰伦你很失望?

  陈泽杉:我非常失望,我非常难过,但是我难过不是周杰伦骂我,因为周杰伦其实只是讲出了一个唱片的生态,他把整个唱片的病态给说出来了,我觉得他骂的不是我,我非常佩服他的勇气,我认为他讲出了一个事实,但问题是,我必须要保护我的艺人,因为蔡依林的确是卖得非常好,甚至是全年之冠。

  南都娱乐: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蔡依林的唱片的确卖得很好,但是没办法,因为其他人都在这么买榜,你也要必须这么做?

  陈泽杉:是,这不是这些巨星做出来的,因为他们本来就卖得很好,是有些唱片公司,他们要想捧新人,想在排行榜上面做很好的成绩,比如蔡依林发行两周之后,一个新人发片,突然之间变第一名了,接着就做新闻说,这个新人打败蔡依林。我们去调查,就发现原来是(自己买榜)这么一回事,所有恶性循环的起点是这样的,original是新人造成的,新人要有新闻点嘛。

  南都娱乐:那为什么你不直接出来说是她买榜,反而还是去助长这种……

  陈泽杉:大家都……突然之间,突然之间,觉得这是一个捷径。

  南都娱乐:这种情况发生了好几年了吗?

  陈泽杉:对。(5年以上?)4年以上。你看这几年很多新人都很难起来,他突然发现这是一个炒新闻的捷径,因为现在的媒体需要辛辣、需要劲爆的新闻,所以,当一个新人能够打败孙燕姿、蔡依林的时候,他们的确可以博到版面,所以就变成很多人、很多唱片公司,就用这个方式。最后一发不可收拾,就恶性循环。所以周杰伦讲出那些话,我心里知道他不是讲我一个人,他是讲一个生态,只是当时我觉得很沮丧。

  关键词:宣传

  “现在已经没有办法造神了”

  一场颁奖典礼歌手光鲜的背后,是一个团队事无巨细的打点,从企宣起家的陈泽杉,直到如今都看重宣传对艺人的助推力,但随着整个媒体生态的改变,他也坦率承认,现在要捧出个巨星比过去艰难许多,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“造神”的信心跟手段。

  南都娱乐:现在去发掘天王天后,是不是一件比过去要难的事情?

  陈泽杉:我觉得比过去要难,因为媒体现在改变了,以前,无论是港台媒体,还是大陆媒体,会相对保守一点,不会说把人家坏的事情全部都写出来,那时候也没有狗仔队。你在培养一个巨星的时候,你周围的媒体,会一起跟着你造神。但现在不是,每个巨星都是人,但把他比较烦人的这一块让社会大众看到了的时候,就失去神秘感,失去距离感,就没有办法造神了。

  南都娱乐:所以从唱片公司角度而言,宣传也比过去变得更难?

  陈泽杉:现在宣传的确是更难,因为媒体更多。当然,只要你把新闻点弄足的时候,是有更多媒体愿意去报道你的新闻,但相对来说,我可能就要多面对一百多个媒体,当他们有个别要求的时候,我们就得想很多东西给他们。

  南都娱乐:但据说你是很难搞的宣传,你现在还是这个作风吗?

  陈泽杉:我还是。通常我对艺人在媒体上的曝光要求是非常细节的。就像一个颁奖典礼,艺人得什么奖,唱什么歌,上去领奖前后左右各是谁,我都会非常非常要求。我是非常麻烦的宣传。但我这些要求就是为了努力营造巨星的感觉。

  南都娱乐:有没有成功的案例可以分享?

  陈泽杉:可以讲一个教训。去年有个很重大的颁奖典礼,我在后台发飙,艺人跟全公司宣传都被我臭骂了一顿。那场活动发生了两件事,第一是蔡依林一出来的时候,足足有5秒钟没有追光!因此有5秒钟她站在那里是没有掌声的,观众不知道是她,那5秒钟我心如刀割,在现场简直要崩溃,事后这个制作单位大概被我骂了快两个月,老板也频频跟我道歉。因为我的巨星会因为这个五秒钟没有掌声可能被扣掉很多分数,会被人议论是不是因为她不红了之类。

  第二件事,是萧敬腾上去领最佳新人奖,全场掌声,结果谁知道后面紧接着在大陆非常非常红的偶像(李宇春吗?)我不说是谁,她的掌声突然间是萧敬腾的一倍,我就骂宣传,为什么后面不接一个比他弱的艺人!这是很重要的现场效果。因为这就是造神!

  南都娱乐:好的宣传是不是就要学会造神?

  陈泽杉:我常常说,一个宣传能带一个艺人上节目,一点不厉害,即使他在这个节目上制造了什么新闻,我也不觉得厉害,只有当一个艺人同时在有20个艺人在的场合里,第二天他还是媒体报道的焦点,我才说这个宣传是好的,我永远都重视颁奖典礼第二天的曝光程度。要达到这个效果,中间得做很多功夫,包括前后左右的艺人穿什么衣服,这些来的天后们衣服露不露,是什么名牌,甚至现场歌迷来多少,我都要事先调查。

  南都娱乐:做巨星的宣传可能好一点,新人怎么争取版面?

  陈泽杉:对,新人很难。但我会制造,比如新人跟某个大牌有个很特别的火花。所以我底下的宣传团队都会在前三天跟我报告会制造什么新闻梗,我很可能会说烂梗,回去重想。很多新人都是这样被我做起来的。我很重视出片记者会、演唱会、颁奖礼,但是这些曝光绝对不是说临时准备好,而一定是在艺人培养过程里,一点一滴制造出来的。

  关键词:选秀

  “大陆选秀没有一个人能形成华人市场的集体崇拜”

  陈泽杉的最新举措是以华纳百万合约为前提,打造《音乐梦想学院》,发掘下一个巨星。在大陆各种选秀活动层出不穷、又渐渐式微的当下,陈泽杉信心百倍,他强调,自己不是要做一档电视秀。

  南都娱乐:近些年,无论是大陆还是港台,音乐选秀类型的活动越来越多,你怎么看这个平台?

  陈泽杉:事实上,这些年有太多的选秀节目找我了,但我全部都拒绝,因为我觉得,这些节目可能需要我做一种假象,为了观众效果,反而牺牲了一些真正有音乐性的人才。选秀节目,选出来的人一定是综艺节目喜欢的,一定不是一个以音乐为基础的巨星,所以他撑不久,相对来说,他们可以培养一些演员,培养出在娱乐圈很红的人,但不代表他们是唱片界需要的。

  南都娱乐:选秀出身的歌手有什么缺点?

  陈泽杉:很多选秀节目像偶像剧,粉丝崇拜他的情感不是因为他真的有实力,而是在节目设计过程里把他变成了大家喜欢的人。所以很多选秀出来的,没有办法提升到变成国际巨星,他不会像孙燕姿、蔡依林、王菲陈奕迅,这些有音乐实力的人,是以音乐为基础的国际巨星。

  尤其是大陆选秀,目前为止,还没有一个人在整个华人市场,形成集体崇拜,没有看选秀节目的人,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,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观念,一个艺人有商业价值,一定是除了节目带给他的之外,更重要的是,那些没看过节目的人,也同时喜欢,他才会变成一个全民爱戴的巨星。

  因此反推回来,为什么萧敬腾签约后,我们用尽了所有办法切割他跟星光的关系,不准跟星光有任何瓜葛,其实星光是他最好的资源,但我绝对不用,因为如果你用了,你就会被永远绑住,你会永远是“超女快男”。

评论

© 梦之延续 | Powered by LOFTER